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登录 免费注册  

所有分类

浏览历史

© 2005-2019 那位母亲背上的婴儿复活了我幼年的记忆。啊自己的幼年也是在母亲背上度过的。母亲背着我纺纱背着我织布。织布以前要在院坝牵经线和纬线我在娘的背上,看着娘把长长的纱线牵着,从这头跑到那头。初觉十分有趣我在娘的背上笑。有时觉得裤裆里湿漉漉热突突,十分难受就哭有时脚发麻如花针刺,希望娘把我抱在她温暖的怀中也哭。那时唯一能表达感情的就是笑和哭。母亲听见我哭就用呕呕的声音亲吻我幺儿乖不哭不哭。后来一阵晕眩的疲倦袭击了我就在娘的背上睡着了。那时我怎能理解母亲的劳苦与艰辛呢.我的儿女的幼年也是在他们母亲的背上度过的。老大出世了我在当民办教师不能带细娃上课。她的母亲就背着她在生产队上坡劳动。细娃把她母亲的背压麻了,就把她放下来让她坐在土边。她的母亲只有用心和眼睛抱着她,让她和泥土玩和拂过她脸上的清风玩,和大地玩倦了就睡在大地的怀抱里。收工后,就从地上将女儿捡起来,像捡了一条小狗拍拍身上的泥土,将细娃负在背上。与或哭或笑的细娃说着话回家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